巫小刀番外(9)全文終


小說:爆寵狂妻:神醫五小姐  作者:扇骨木
  巫小刀抬頭,看著付銘昊剛毅的下巴,緊抿的薄唇,堅定又帶著戾氣的眼神,看到他為護著自己被砍了一刀又一刀的傷,眼神變得越來越深邃。
  “噗哧——”
  他的背上又被砍了一刀,他身體往前一個趔趄,卻依然沒有放開她。
  “付銘昊,你放開我。這些人就是想用我來牽制你的行動。”巫小刀說。
  “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開你的手。”付銘昊看著巫小刀,眼里的情愫蜂擁而出,淡淡的,卻讓她為之一動。隨即,一抹笑容爬上她的臉頰,傾城傾國。
  募地,她的笑容收斂,叫道:“小心背后!讓開!”
  付銘昊也感覺到了背后的殺機,但是他沒有聽話讓開,那樣會傷了她。
  “撲哧——”
  一只長箭從付銘昊背后射來,穿入他的心臟。
  時間仿佛在此刻靜止,巫小刀瞪著他胸口穿出來的箭頭,大腦瞬間空白。
  一絲血液從他嘴角溢出,他的身子一軟,單膝跪了下去。
  那些人見他被長箭刺穿身體,失去戰斗力,圍在周圍沒有再立即上前。
  “付銘昊!”巫小刀的身體跟著他跪下,看到他蒼白的臉,有生以來第一次因為娘親以外的人落淚。“你怎么這么傻?不是讓你讓開嗎?”
  付銘昊握住她的手,弱弱笑了笑:“讓開,你就得受傷了。”
  “笨蛋笨蛋!”巫小刀伸手捧住他的臉,“世界上沒有比你更笨的人了!”
  “甘之如飴。”付銘昊朝她微笑,眼神卻越來越渙散。
  “我不會讓你死的。”巫小刀拿出一顆丹藥喂到他嘴里,然后上前吻住他的唇,“我救你的性命,你就是我的了,記得要以身相許。”
  付銘昊的渙散的意識在丹藥的作用下慢慢回攏,聽到她那話,想說好,卻什么都說不出來。
  那些人見付銘昊似乎在好轉,幾人上前,想要將兩人殺死,卻被一道力量彈開。
  只見巫小刀周圍氣流涌動,披在后面的長發和裙擺無風自舞。那些人就是被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撞飛的。
  她一把將箭頭折斷,然后將剩下的箭身從后面抽出來,再用靈力將他傷口封住。靈力順著傷口進入他的身體,修復他的傷勢。
  幸好,她被付銘昊這樣一刺激,意外地能調動體內的靈力了。
  “玄風,給我殺了這些人,一個不留!”她扶著付銘昊站起來,話音一落,一條長龍在空中出現,一口龍息就將她身邊的那些人全部解決。
  為了方便玄風動手,她摟著付銘昊的身體飛到半空,穩穩地停在玄風頭上,看著它將小樹林和樹林里的人全部解決掉,只留下付銘昊帶來的那些人。
  那些人已經傷的七七八八,看到這一幕,全都被嚇傻了。
  趕來援救的慕斯和他的人也被滕旋在半空的龍驚呆了。
  這個世界竟然真的有龍!
  “龍的頭上是王爺和巫小姐!”有人叫道。
  慕斯看到巫小刀,此時的她身上散發著凌冽的氣息,小樹林在她的示意下化成了一片荒夷。他眼前突然出現一個女子站在一只火紅大鳥背上的樣子。
  他甩了甩頭,在這等待的時間里,玄風帶著巫小刀來到他面前。他這才看清,付銘昊受傷了。
  “我要帶他回去醫治,其他人你帶回來。”說罷她便要回王府。
  “你這樣回去,會有麻煩的。”慕斯看著她腳下的玄風。要是真龍出現,皇室只怕會鬧的天翻地覆。
  巫小刀回過神來,將玄風收起來,然后打開空間通道,抱著付銘昊走了進去。
  慕斯的人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況,被震得無以復加,連話都說不連貫了:“將、將軍,巫小姐她……”
  “今日的事情都不許說出去。”慕斯蹙眉,吩咐道。
  “是,將軍。”
  “去看看小樹林的情況,將王府的傷員送回去。”
  “是。”
  很快,王府活著的人都被送回去醫治了,死了的尸首也被送回去。至于對方的尸首,都是就地挖坑埋了。
  “將軍,是二皇子。”一個侍衛從樹干下發現二皇子的尸首。他雙眼瞪大,眼里還有被定格的恐懼。
  “將他的尸首帶回去給皇上。”
  一個皇子就這么死了,定然是要讓皇帝知道。不過他的死因,皇帝不敢追究。
  巫小刀的身份沒有揭露出來,但是皇帝是知道的。二皇子敢挾持巫小刀,她不去找皇帝的麻煩就是好事了。
  皇帝看到二皇子的尸首的時候確實氣急,但是聽慕斯將事情的經過一說,知道二皇子被巫小刀殺死,恨不得就沒生過這個兒子。
  巫小刀那樣的仙人,是他可以去得罪的嗎?
  想到巫小刀發怒的樣子,他立即帶人去了王府,親自向巫小刀賠罪。
  巫小刀看到皇帝,也沒遷怒他,只是帶他去看了付銘昊。看到自己兒子奄奄一息躺在床上,老皇帝也心疼不已。
  “我要帶他離開。”巫小刀在老皇帝背后說。
  “離開?去哪里?”老皇帝問。
  “去我的世界。他傷及心臟,我只能為他續命,無法將他完全醫治好。我要回去找我娘,只有她才能救他。”巫小刀回答道。
  “什么時候走?”
  “原本打算今日讓人告知你,明日走的。現在你來了,就今日走了。”巫小刀說,“這一走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相見,我會讓他暫時醒過來,你們父子說說話,不過不能太久。”
  她在付銘昊身上扎了幾下,他便幽幽醒了過來。然后她出去,將空間留給父子倆。
  過了一會兒,老皇帝出來,巫小刀進去,看到床上含笑望著自己的人,嗔怨地瞪了他一眼,還在埋怨他之前的行為。
  付銘昊伸手拉住她的手,虛弱地說:“父皇已經給我說了,我跟你過去,以后你可就得對我負責了。你救了我,我會以身相許的。”
  這話有點耳熟,那個時候他不是要昏迷了嗎?
  “我還想感受一下。”
  “感受什么?你現在應該好好休息。”
  付銘昊直直地看著她,大有她不給,他就不休息的意思。
  巫小刀被他看的心軟,俯身,雙唇附上他的唇。兩人唇角都微微上揚。
  “從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好……”
吉林快三012走势图 二分彩规律怎么走的 重庆时时计划免费 职业20开跑人环赚钱吗 女人做什么赚钱2018-5-27 广东11选5中奖率 青海快三 开奖号码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比分网即时比分 天涯明月刀杀手还赚钱吗 福彩3d组三走势图500期 31选7中奖概率 安徽11选5开奖走势图 河北排列7 奔驰宝马老虎机绿色单机版 北京十一选五有窍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