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小刀番外(7)


小說:爆寵狂妻:神醫五小姐  作者:扇骨木
  巫小刀覺得,付銘昊要是能跟她回去的話,也是不錯的。他的根骨很好,要是修煉,一定不會差。雖然現在有二十來歲,入門晚了幾年,但是有冥界在,還怕晚的這幾年時間不補回來嗎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如果能去那個世界,對他來說,更好。
  她下意識忽略了他說的要去那個世界的前提。
  不過她還是覺得,他不會跟自己走的。她舍不得自己的親人,他定然也一樣。可是她卻忘記了,皇家無情,就算他現在地位很高,也不代表他之前過的真的很好。
  只要他過去,她就對他負責
  “這可是你說的。只要我過去了,你就要對我負責。”付銘昊眼里笑意加深,氣息噴灑在她臉上,也不嫌棄她現在又黑又丑。
  話都說出去了,巫小刀冷靜下來,看到他眼底的笑意,眨了眨眼睛:“沒錯。”
  反正你不會跟我去的。她在心里加了一句。
  付銘昊知道她心里想什么,笑笑沒說話。去不去,他還需要考慮。
  巫小刀在山上養了十來天的傷,這些天付銘昊都陪在她身邊,親眼見證她的傷如何以神速恢復,看到她皮膚上一點疤都沒留,心里驚嘆那個世界丹藥的神奇。
  巫小刀還在這十天里跟他說了很多的那個世界的事情,那樣光怪陸離的世界,還真的有點讓人向往。
  他也問過慕斯的事情,巫小刀將知道的都告訴了他,用來大發時間。所以當中間慕斯帶著婉兒來看巫小刀的時候,他盯著慕斯看了好幾眼。
  真是個可憐的家伙,還好忘記了以前的事情,遇到了另外的人。
  等她回到帝都,慕斯和婉兒再次見到她的時候,都掩飾不住眼里的震驚。
  “小刀,你已經完全恢復了”婉兒激動地拉起她的手看了又看,見她身上真的沒有疤痕了,才放下心來,拉著到她椅子上坐下。“我還說明日再去山上看看你呢,沒想到你今天就回來了。你們那丹藥真神奇。”
  “我給你看看。”巫小刀反手握住她的手腕,替她把了把脈。
  慕斯站在婉兒旁邊,有些緊張地看著兩人。
  婉兒這幾天的情況確實有所好轉,但是自那日后他們就見了巫小刀一次,那時候她還不能動,所以這是醫治后第一次給她把脈。
  他們想知道婉兒的情況到底怎么樣了。
  巫小刀把完脈,微笑著說:“情況跟我之前說的差不多,已經斷了和天道的聯系,所以不會再繼續虛弱下去。不過這身子還是要好好調理調理,花個一兩年時間,還是可以要上孩子的。”
  婉兒的臉騰的一下紅了,嬌嗔地瞪了她一眼:“你胡說什么呢”
  “這哪里是胡說了,你要相信我的醫術。我雖然沒有我娘厲害,但是這點把握還是有的。”巫小刀信誓旦旦地說。
  婉兒看著巫小刀一臉認真的強調,以為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意思,準備說什么的時候,注意到巫小刀眼底的笑意,頓時明白她就是故意的,眼底劃過狡黠,突然伸手去撓巫小刀的癢癢。
  巫小刀從小就怕癢,立馬往后逃,可是這個時候她并沒有想到自己實力在渡雷劫的時候實力被完全封住了,身體往后揚導致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不由地往地上摔去。
  “小心點。”付銘昊的聲音在背后響起,他雙手托著她的身體,低頭看著她,眼里全是笑意。
  她給他說了她暫時不能使用靈力,會跟普通人差不多,沒想到她竟然這么笨。
  巫小刀淡定地坐起來,婉兒歉疚地看著她道:“對不起,都是我不小心”
  “沒關系。”巫小刀揮了揮手,“我現在不能給你吃丹藥了,你身體太弱,要慢慢調養,我給你開點調理的藥,再給你一些食補的方子,你讓人學著弄給你吃。”
  說罷,她一揮手,筆墨紙硯便出現在石桌上。她寫了兩張藥方,然后又寫了幾張食補的方子,一起交給了慕斯:“前面半年吃第一張藥方,后面一年吃第二張方子。食補的可以一直吃,懷孕了就不要吃了。”
  慕斯小心地收好這些方子,婉兒沒了剛才的笑容,臉上有些隱憂:“你要離開了嗎”
  “暫時還不會,但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可能會了。為了防止我突然離開,所以先把這些寫給你們。”巫小刀將東西收起來,隨口說道。
  慕斯他們都知道她要離開的,所以她這么說,她們除了有些不舍也沒什么。但是付銘昊卻呼吸一緊,盯著她的目光變得深邃。
  她可能隨時離開,這個想法在腦子里一閃,他就覺得腦袋有點暈。
  “你現在雖然好了,但是身體還是很虛弱,所以不要太操勞了。”巫小刀見婉兒臉色有些不好,起身道:“我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你剛到帝都,有去處嗎要不就在小苑住下吧。”婉兒說道。
  “不用了,你這里需要靜養,我又是靜不下來的,就不打擾你了。要不然我怕慕斯天天瞪我。”巫小刀笑著調侃。
  慕斯沒有說話,沒有留她,不是因為這個,只是因為他知道她的去處不用自己安排。
  他看了婉兒一眼,婉兒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沒有再留巫小刀。
  付銘昊帶巫小刀去了王府,這是他第一次帶女子回去,王府的人立馬了,大家私底下紛紛想著她會不會成為他們的王妃。后來見付銘昊處處照顧她,對她極為寵溺,都覺得這猜測是真的。
  巫小刀在王府里呆了兩天,將王府摸透后就閑不住了,拉著付銘昊出去逛街。連逛了幾天,京城里的人都知道王爺身邊有個寵愛的女子了。
  這日,巫小刀又去找付銘昊,說自己想出去玩兒。付銘昊第一次說自己有事要忙,過幾天再陪她出去。不過巫小刀在府里悶的沒事,讓他忙他的,自己出去就好了。付銘昊拗不過她,只好同意了。很快,他就為這個決定懊悔不已。
吉林快三012走势图 体彩p3走势图专业版 奔驰宝马线上娱乐网址 淘宝快3 神武 大唐 赚钱 怎样在头条网上写东西发表赚钱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于海滨彩票论坛 福建快3 体彩宁夏11选5 3d版捕鱼达人1安卓 快乐10分 球探冰球即时比分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 腾游娱乐注册 福彩排列7开奖走势图 抢庄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