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小刀番外(6)跟我走,我負責


小說:爆寵狂妻:神醫五小姐  作者:扇骨木
  看著閃電打到巫小刀身上,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這要是劈到自己身上,估計一下子就沒命了吧?!
  付銘昊雙唇抿的死死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空中的巫小刀,就怕一眨眼的功夫她就會出什么事情。
  他們明明認識才三個月,她卻不知不覺走進了他的心。想到她將會離開,他眉宇就皺得化不開。
  “上次有個士兵在暴風雨的夜晚躲在樹下,被雷劈了一下就沒命了,她卻還能在空中飛。”慕斯感慨地說。
  “她受傷了。”付銘昊看著巫小刀的身影有些晃悠,滿眼擔憂。
  慕斯察覺到他的情緒,有些詫異地看著他:“你……”
  付銘昊沒有否認,他只看了慕斯一眼,又將注意力轉移到巫小刀身上。
  巫小刀被劈了一下,感覺渾身都在疼,看著頭頂的劫云,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現在她終于明白娘親被劈的時候是什么感覺了。她用她的命格發誓,她以后再也不笑娘親被雷劈的樣子了。
  好在云魂看著和司馬幽月的交情以及果子酒的份上,給她放了水,好些劫雷都沒劈在她身上,劈在她身上的力度都不大,這樣她才堪堪活了下來。不過也是被劈地倒在地上,進的氣兒少,出的氣兒多了。
  她還想提醒一下云魂不要忘記給自己帶口信,可是她現在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眼睜睜看著它拍屁股走人。
  希望它能把消息送回去……
  付銘昊第一時間到了她身邊,將她之前給的丹藥都喂給她吃下。吃了丹藥她才覺得自己的身體有點感覺了。
  “你怎么樣?”他想抱她起來,但是她被劈成黑炭一樣的身體讓他無從下手。
  巫小刀看到他眼里的傷痛,眨了眨眼睛,這家伙這么關心自己啊!
  她想說自己沒事,不過沒力氣,只能朝他眨了眨眼。
  慕斯和侍衛們過來,看到她被劈成這個樣子,一個個都同情地望著她。
  皮都要被烤熟了,全是黑炭一樣,這以后好了還能見人嗎?尤其是一個姑娘家,這樣一來,以后只怕都說不到什么好親事了。
  “去找輛寬大的馬車來。”慕斯吩咐身邊的人。
  她這個樣子,估計只有躺著回去了。
  等馬車找來,巫小刀已經恢復一些,至少能說話了。
  “我現在渾身骨頭都散架了,不能挪動。你給我搭個帳篷吧。”
  全身骨頭都散架了,肉也被烤熟了,真可憐。所有人眼里都是這個意思。
  他們麻溜地給她搭了帳篷,讓她躺在地上養傷的時候不需要風吹日曬。
  付銘昊忙完進來,看到巫小刀無躺在地上無聊地吐泡泡,眼里爬上笑意。
  “他們人呢?”巫小刀斜著眼睛問。
  “我讓他們回去了。”付銘昊到她身邊坐下,也沒管是不是泥巴,“慕斯說要進來跟你告別,不過婉兒也不舒服,我就讓他們先回去了。至于其他人,都到外面守著了。”
  這么大的動靜,肯定會引來許多人查探,他要確保給她一個安靜的環境。
  “等我好了再去給婉兒看看,不過應該是沒問題的了。”巫小刀應道。
  “你的呢?真的不用請大夫嗎?”付銘昊問。
  “不用,你們這里的大夫醫治不了我的傷。”巫小刀說,“我這個傷現在能做的都做了,就只有等時間了。這里的環境太差,估計需要久一點才能完全恢復。”
  “能恢復就好。”付銘昊說完沉默下來,在巫小刀都快要睡著的時候,他的聲音才再次傳來:“你真的要回去嗎?”
  “當然。我的家人都在那邊,我要修煉,就得回去。”巫小刀此時已經有些迷糊了,只是順著他的話回答,完了還問了一句讓人心神蕩漾的話:“如果我走,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后幾個字都快要聽不清。可是付銘昊聽力很好,將她的話都聽清楚了。
  她說完就睡著了,可是他的心卻靜不下來了。
  跟她回去?去那個可以修煉的世界嗎?離開這里,去往那個地方修煉生活。
  他記得在回京的路上,有次她給他把脈,然后一臉驚嘆地望著自己,說自己是個好苗子。
  那個時候他只當是說自己是習武的好苗子,因為他武功確實厲害。現在看來,她說的是修煉的好苗子。如果去那邊,說不定會有一種新的生活。
  可是,要拋棄現在的一切,他舍得嗎?
  巫小刀睡了很久,等她醒來,看到付銘昊還以剛才的姿勢坐在地上。
  “你在想什么呢?”她好奇地問。
  “想你剛才說的話。”付銘昊看她好奇,笑了笑,道:“你說你被我看了身子,就是我的人了,讓我跟你一起去你的世界。”
  巫小刀兩只眼睛瞪得圓圓的,她剛才說過這樣的話?這可不像她的風格啊!可是自己睡著之前好像確實說了什么話,但是她那會兒迷糊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嘀咕了什么。
  她朝付銘昊眨了眨眼睛,想看看自己說這話的真實性。他一臉糾結地樣子,她就覺得,自己應該是真的說了這樣的話。
  “咳咳,我那會兒神志不清,說胡話呢!”巫小刀是干咳了兩下,說道:“我這個樣子,穿沒穿衣服都差不多。你不用在意的,那話就當我沒說過。”
  “你是在讓我當一個不負責任的人?”付銘昊雙眼微瞇,身上氣勢一沉,看得出心情并不是很好。
  “我這是為你著想。”巫小刀說,“我們沒有發生什么啊,就讓你對我負責,你多虐啊!再說了,你會跟我走嗎?你父皇母后都在這里,你會跟我一起離開嗎?”
  “如果我跟你離開呢?”付銘昊冷不丁來了一句。
  巫小刀后面的話就這么被他堵了回去,付銘昊不滿她呆住的模樣,將臉湊過來,再次說道:“如果我愿意跟你離開呢?你當如何?”
  “你要是愿意跟我走,我……我就對你負責!”巫小刀看著眼前放大的臉,生平第一次紅了臉。好在她現在渾身黑漆漆的,誰也沒看見。
吉林快三012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 极速11选5 河南481近200期 服装行业什么工种赚钱 秒速时时彩 网络彩票平台合法吗 快手音乐人赚钱了 极速时时彩 余额宝靠什么赚钱的软件 2013年足彩奖分布图 广东26选5 自动阅读挂机赚钱的软件有哪些 ios看小说赚钱app 玩网络棋牌输了很多钱 北京pk10从未败过的公式 全民来捕鱼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