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小刀番外(5) 帶個口信


小說:爆寵狂妻:神醫五小姐  作者:扇骨木
  為了婉兒傷及她的性命,他們不會同意。
  尤其是慕斯,他雖然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但是對巫小刀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親近和愛護。讓他用她的生命換婉兒的性命,他寧愿選擇和婉兒一起去死。
  至于付銘昊,就更不會讓她去死了。
  沒有人明白巫小刀的意思,她要是不說明白,估計慕斯他們也不會讓她這么做。
  “我不是你們這里的人。”她說。
  婉兒和她的丫鬟驚訝不已,付銘昊和慕斯早有猜測,卻還是驚詫地皺起了眉頭。
  付銘昊想要打斷她的話,卻不知道為什么,他有些懊惱自己的這個想法,于是杵在原地沒動。
  “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大陸,你們這是其中一個。不知道什么原因,你們這里的人并不能修煉。可是在我們那里,很多人都是能修煉的,我也一樣。后來我因為意外跌落到空間裂縫里,出來后就到你們這里來了。”巫小刀緩緩說道。
  “修煉,那是什么?”婉兒好奇地問道。
  “就和這里的內功差不多吧,不過比內功要厲害些。”巫小刀說著打出一個小火團,然后又收了回去。
  眾人看到她掌心突然發出火焰還嚇了一跳,還沒看明白,她又換了個其他的靈技。
  她只調動了一點點靈力,就將院子邊上打了一個洞,那威力讓人忍不住瞠目結舌。
  “好厲害!”婉兒驚嘆道。
  巫小刀讓他們知道了修煉是什么后繼續說道:“我從空間里掉落出來的時候就發現我身體不能調動靈力,雖然最后調動了一些,卻還是將那個人和馬給砸死了。”
  “你說的自救,和這個有關?”慕斯問。
  “我娘……”巫小刀看了慕斯一眼,“我家人都很厲害,如果我在這里渡雷劫,我娘他們應該會知道我的消息,來救我回去。”
  “你要回去?”付銘昊問。
  巫小刀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我的世界不在這里。”
  見她態度堅定,他們也不再說什么。她要回家,他們沒有立場反對。
  “有什么需要我們幫忙的?”付銘昊問。
  巫小刀搖了搖頭,道:“你們幫我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就好了。”
  付銘昊和慕斯明白,定然是渡劫的時候會引起太大的動靜。
  京城外哪里人煙稀少,他們都了如指掌,因為婉兒只能坐馬車,他們花了三天時間才到那條山脈里。他們讓人將山里的獵戶都驅趕出來,確保山里沒人后才讓侍衛在附近守衛。
  婉兒從馬車上下來,巫小刀一揮手,一張貴妃椅和一張簡易的桌子出現在眾人面前。
  “你到上面去躺好,為了不讓你弄傷自己,我會將你固定在椅子上。”巫小刀說,“這個過程有點痛苦,你要忍住。”
  婉兒好奇她怎么突然拿出這些的,躺在貴妃椅上后還覺得新奇。聽到巫小刀的話,她點頭道:“你將我綁起來吧。”
  巫小刀拿出繩子,讓慕斯將她的手腳綁在貴妃椅上,然后拿出丹藥給她吃下,接著用靈力將她的五臟六腑都保護起來。
  對于一般人而言這個動作并沒有什么危害,但是對于婉兒而言,卻像是酷刑一般。她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在被什么撕扯著,不止五臟六腑,似乎身體的每一處都在疼痛。而她的皮膚奇癢無比,她想要伸手去撓,才想起自己被綁起來了。
  “啊——”身體的疼痛和奇癢讓她發出痛苦的嘶吼,看得慕斯心疼不已。
  “怎么會這么痛苦?有沒有辦法能減輕點痛苦的?”慕斯問巫小刀。
  “與天爭命,豈是一般的事情。”巫小刀望著天空,看到烏云慢慢凝聚。
  慕斯語塞,是啊,這種事情豈是一般的事情,怎么可能輕輕松松就成功。
  付銘昊也抬頭看天空,見剛才還是萬里晴好的天空下出現朵朵云朵,眉頭皺了起來。
  等時間差不多了,又去給婉兒把了把脈,婉兒此時已經疼的幾乎暈厥,不過現在她能感覺到疼痛在減弱。
  “好了,已經替你阻斷了天道對你生命力的攝取,不過你之前損失的沒辦法立馬補回來,后面將養著就好了。”巫小刀說,“慕斯,她身上的疼痛還會持續一會兒,你讓人將她抬出去。你們倆也跟著出去,一定不能讓人到山里來,不然會被當成一起渡劫的人,會被雷劈死的。”
  慕斯揮手,有幾個侍衛上前將婉兒和貴妃椅一起抬下去。
  付銘昊看著巫小刀,說:“你真的可以嗎?”
  “應該可以吧。”巫小刀自己也沒把握,“如果我沒被劈死,后面的日子就要你們照顧一下了。”
  說著,她拿出幾瓶丹藥,放到付銘昊手里,說道:“我要是沒死,就將這些丹藥都給我吃下。”
  她看著付銘昊,下意識的就相信他不會害自己。
  付銘昊握緊玉瓶,聲音暗啞:“好。”
  慕斯和付銘昊往外走去,走了兩步他回過頭問:“你之前說我們認識,我們之間有什么關系?”
  巫小刀一怔,沒想到他會在這個時候問這個問題。是怕自己死了沒人告訴他吧。
  她還以為他真的不好奇呢!
  “你是我娘的徒弟。我是你看著長大的。”巫小刀說完,見兩人磨磨蹭蹭的不走,天劫已經在鎖定渡劫的人了,一揮手,一道力量就將兩人送出了老遠,然后身子一躍飛到了半空。
  付銘昊和慕斯的侍衛也算是見多識廣,仍然被停留在空中的她驚住了。
  這和他們的輕功不一樣,她是真真切切地飛在空中。
  難道她真的是仙人?
  巫小刀頭上的烏云越來越厚,她看到躲在劫云里的云魂,開心的笑了:“云魂你可得給我放放水啊,還有,幫我給我娘帶個口信,讓她到這里來救我,回頭我請你喝果子酒。”
  云魂看到巫小刀也是醉了,她怎么跟她娘一樣找劈呢?還敢跟它提要求。不對,她就是想讓自己給她帶信,才將自己招來的吧!
  想到這,它毫不猶豫地放下了第一道劫雷。
吉林快三012走势图 上海快三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如何靠桌游赚钱 网上赌百家樂龙虎有假吗 腾讯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斗地主棋牌游mx47典 cn戏 体彩p3开奖直播 天天赢棋牌下载 福建十一选五彩票 下厨房如何赚钱 微信大小单双怎么玩 赚钱的方法没人愿意分享 不投入的网络赚钱项目 民间博物馆能赚钱吗 黑龙江省福利彩票中心地址 广东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