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求住


小說:我真沒想決斗啊  作者:方所
  “喂,你是誰?想干嘛?”
  穿著清朝官服,畫著濃濃尸妝的秋生和膽小怕事的文才就躲在停尸房門口旁邊,聽到后門一腳被踢開的聲音,忙轉頭過來一看。
  一個陌生人!秋生和文才面面相覷,彼此都看到對方眼中的疑惑。
  “喂,你是誰?來我們義莊做什么?是不是賊?”秋生首先不客氣地喝問道。
  唐蘇還沒有回答,將停尸房里行尸都制服的九叔也聽到了門口的聲音,不顧停尸房里一片狼藉的樣子,走了出來。
  看了看兩個調皮搗蛋的徒弟,九叔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秋生和文才立刻低著頭,乖乖站好了。
  “又發生什么事?”九叔無奈地搖搖頭,雖然是問自己的兩個徒弟,但是目光卻是移動到了唐蘇身上。
  “這個……”秋生話還沒說說完,就被文才搶先說了。
  “師傅,這個人鬼鬼祟祟,踢開了我們義莊的門闖了進來,說不定是個賊!”
  秋生沒好氣地白了文才一樣,辯駁道,“賊是偷偷摸摸的,這人大搖大擺,應該說是一個強盜!師傅,我們要不要把他抓住押送鎮上的保安隊?”
  “哼!”九叔對兩個徒弟滿嘴跑火車很是不滿,瞪了兩人一眼,才審視地望了唐蘇一眼,質問道,“你是誰?為何來我義莊?還踢壞我大門!”
  “你好!”九叔面前先問個好先,唐蘇接著編起了自己的身世,“我叫唐蘇,本是南洋華人唐家后人,這次聽從家里吩咐,回國做點生意,支援國家建設,也算是為國家做一點貢獻,不忘自己的華人根本!”
  “但不想,剛回國,人生地不熟,竟不小心迷了路。接著就來到了這里,看到了這里有房子,就想過來借宿一晚!”
  “只是剛一靠近,就發現屋子里面傳來打斗聲,我一時情急,以為有什么事情發生,就踢門而進!不過你們不要擔心,門既然是我踢爛了,我就一定會賠的!請你們說出一個數目來!”
  “好,這扇門可不便宜,要……”文才一聽說有錢說,眼睛就發亮,對著唐蘇就要報一個價錢。
  卻剛好看到九叔不善的眼神,后面那個價格立刻被文才吞了進去,猥瑣一笑后,改口道,“不過,我修一下也還是可以繼續用的!”
  這個時候,戴好道帽,穿好茅山道袍的四目道長扛著一面招魂幡,一手提著安魂燈,一手搖著驅尸鈴,紙錢開路,從停尸房引著一列行尸跳了出來。
  “師兄,我走了!”四目道長對九叔道。
  “多住兩天!”九叔暫時顧不上唐蘇的事情,對四目道長挽留道。
  “再住兩天,說不定我的顧客都被這兩個臭小子給玩完了!”四目道長很直接地道。
  九叔狠狠地瞪了兩個徒弟一眼,秋生和文才立刻又低下頭,一聲不吭了。
  “再住一會兒吧!”九叔別過頭來,又道。
  “行啦行啦,后會有期!”四目道長擺擺手,搖著驅尸鈴,嘴里開始念叨道,“各位大哥上路了,各位大哥上路了……”
  一個個額頭貼著黃符的行尸,在四目道長的控制下,有序地蹦跳著,往后院門口跳去。
  唐蘇就站在它們的必經之路上。
  看到它們過來,唐蘇站到了一旁,讓開了道路給它們通過。
  四目道長眼帶異樣地撇了撇唐蘇一眼,一般人見到跳動的尸體,不說屁股尿流,一般都會面如土色,怎么會有唐蘇這么鎮定呢?
  不過對于四目道長來說,趕尸才是要緊事,對唐蘇的疑問轉眼間就拋到了腦后,領著一幫客死異鄉的行尸就繼續上路了。
  文才秋生跟著九叔送四目道長來到了后院門口這里。
  有一個行尸太過蒼老都跳不上臺階,文才還好心地扶著它跳過了臺階,送了它出門。
  “老伯,我來幫你!”
  所有的行尸都走了,后院門口這里就只剩下唐蘇,九叔師徒三人。
  九叔對于唐蘇的鎮定有跟四目道長一樣的疑惑,“你不害怕?”
  “人總是會死的,既然早死晚死都是死,那么有什么好怕的呢!”唐蘇微微一笑,道。
  不過這個答案明顯不能讓九叔釋疑,唐蘇只得繼續編道,“在南洋,也有一些奇異之術,像是一些降頭師,修煉一些降頭術,唐家在南洋扎根比較久,對于這些也有所耳聞!”
  “嗯!”九叔還是半信半疑,眉頭皺了一下后道,“你說你想要在這里干什么?”
  “哦,是這樣的!畢竟是深夜了,我想在這里借宿一晚,不知道這位道長能不能行個方便?當然,我可以付錢!”
  九叔是這部《僵尸先生》電影的核心人物,按照現在潮流的說法,九叔就是“僵尸先生”世界的位面之子,所有的主線都是圍繞著九叔來發展。
  唐蘇如果想撬動這個世界的命運線的話,就要盡量和九叔待在一塊,最好能爭取到他的信任。
  但是這一點很難。
  異世界對他們這些偷渡客嚴防死守,作為世界命運線的主要人物,也會本能受到異世界的影響,從而對他們這些穿越客心里產生排斥感!
  雖然一般的交流上問題不大,表現也不明顯,但是一到關鍵事情上,就會表露地非常明顯!
  這一點在學校的《異世界人物關系學》上講了很多次了!
  要想獲得九叔這些世界重要人物的好感可是一件艱難的事情,一定要從他們的性格著手,才有可能一點點改善。
  但這是水滴石穿的功夫,一不小心還會前功盡棄!
  就像九叔現在回答唐蘇的話一樣,就算唐蘇肯給錢,他還是不為所動,搖搖頭,道,“你也看到了,我這里是義莊,不適合留宿你過夜!這里離廣康鎮不遠了,你既然有錢的話,可以去到鎮上留宿,鎮上有客棧,條件也比我們義莊要好多了!”
  說完九叔就擺擺手,往停尸房里走去,這明顯是下了逐客令了。
  “道長,都這么夜了,我一個人人生地不熟的,我怕有意外發生!容易遭遇不測!”唐蘇立刻可憐兮兮地道。
吉林快三012走势图 博远棋牌安卓版 小九wifi怎么赚钱 混合过关怎么算赢 江苏十一选五 体彩天津11选5走势图 捕鱼达人技巧 188足球比分网 第一棒球比分直播 彩名堂彩票首页 智能定位的3d彩票软件 迅雷赚钱宝qq交易群 捕鱼之炮美人破解版 能开好友房的麻将app 篮彩让分胜负玩法 山东时时彩官方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