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體育祭前的喧囂


小說:英雄學院的JOJO  作者:懌宇寅
  隨著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一個白發的小女孩從門后走了出來。
  “歡迎回來,哥哥。”
  衛宮士郎看向承太郎向他介紹道:“這位是我的妹妹伊莉雅。”
  “這位是空條承太郎,雄英的一年級新生,我們的學弟。”
  伊莉雅向承太郎揮了揮手。
  “你好,空條同學。”
  承太郎點了點頭算作回禮。
  衛宮和伊莉雅稍微解釋了一下前面發生的事情,后者的臉色越聽越嚴肅,最后再衛宮說出剛剛的高速公路的事情是他們幾個做的時候,伊莉雅沒忍住出聲道:“還好你們幾個跑的快,我剛剛看到新聞,好多警察和職業英雄已經把那圍住了。”
  承太郎臉色一黑,差點又要被當成嫌疑犯了嗎?
  “這位是八百萬家的大小姐,她被雨淋濕了,你幫她換一下衣服吧。”
  “那你們幾個男生倒是回避一下啊!”伊莉雅將八百萬帶回了自己的房間,把這幾個男生轟了出去。
  承太郎跟著塔茲米來到了客廳,衛宮走到了后面的廚房,泡了一壺紅茶。
  塔茲米看著一言不發的承太郎,反而感覺有一些拘束和不安。和不說話的人呆在一起特別容易讓人感到不安。
  “這次的事件的危害程度不亞于上次雄英被入侵。”
  衛宮端著紅茶走了過來,承太郎看向了他。
  塔茲米起身,拉開了柜子的抽屜,拿出了什么。
  他將其平攤開來,居然是一張地圖,地圖的范圍看上去是從遠月學院一直到雄英高中為止。
  上面的不少道路處被做上了不同的標記,旁邊還寫著批注,頂部的標題寫著“行動記錄”。
  衛宮士郎并沒有開口,他拿出了筆,在今天遭到襲擊的道路處打上了一個紅色的叉,在旁邊還寫上了時間與人數。
  承太郎端起紅茶一飲而盡。
  “喂,這是什么?”
  塔茲米有些為難的看向衛宮,看樣子希望他親自和承太郎解釋一下。
  “我可以告訴你,但是承太郎同學,我不希望還有其他人會知道這個事情。”
  衛宮士郎放下手中的筆,抬頭看向承太郎。
  這家伙的眼中居然帶著嚴肅和絲絲殺意?
  “我可以承諾不告訴其他人。”
  衛宮士郎收起了那讓人“不爽”的眼神,露出了熟悉的微笑。
  “這個是我所實習的事務所對于某個組織出現的記錄。就是今天襲擊八百萬的組織。”
  承太郎早就判斷出了這些人一個組織的,但是對于這個組織的信息幾乎為零。
  他看著地圖上的紅叉,忽然像是發現了什么,雄英的位置居然也有一個紅叉,莫非……
  “上次襲擊USJ的一直都是兩個組織。”
  衛宮適時的開口了。
  兩個組織?那么和歐爾麥特對戰的男女應該就是那個組織的吧。
  用冰和劍的女人?
  承太郎回憶起了當時的片段,更加確定了自己的判斷。
  當時與歐爾麥特對戰的女人和今天那個能使用時停的女人果然是一個人,好像叫艾斯德斯來著。
  衛宮收起了地圖,承太郎也沒提出要繼續看下去。
  “我只能給你提供這些情報了,至于其他的,除非你在體育祭后面的職場體驗中加入我所在的事務所,不然我不會泄露的。”
  很有職業操守啊……
  發現無法套出更多情報后,承太郎也沒打算在這繼續呆下去,今天的事情他也需要回去好好整理一下。
  塔茲米送承太郎到了玄關的位置,有些抱歉的說到:“對不起了承太郎大哥,衛宮學長的個性就是這樣,但是他其實是個非常熱心的人,和你一樣。”
  和我一樣?我和熱心嗎?
  承太郎接過了大衣,正準備離開的時候,他想起了什么,正準備詢問的時候,衛宮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
  “八百萬小姐我會讓八百萬家派人來接的。”
  噢?居然知道我想說什么嗎?
  他所實習的事務所嗎?等體育祭結束后再考慮吧。
  外面的雨已經小了很多,承太郎沒有打傘。他運氣還算不錯,距離衛宮家不遠的地方就有電車站,而且還是一部直達自己家。
  衛宮士郎,也是個有趣的男人。
  承太郎取出了手機,相冊里面居然保留著一張照片,主角是衛宮背后的墻,上面貼著一張紙,其中出現最多的詞匯就是“正義”。
  這個家伙,對正義是不是有什么執念?
  ………
  第二天各大新聞的頭版都被這次影響頗深的襲擊時間所占據。
  八百萬家族可是日本首屈一指的貴族,甚至說他們的家產富可敵國都不為過。
  他們家的大小姐居然被襲擊了,那還不嚴重嗎?
  雖然后來警有意無意的將事情壓下去了,但是輿論的風波依舊影響了好一陣子。
  空條由介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喝著咖啡,看著面前的報紙。
  “看來這次事件只能靠幾天后的體育祭來完全覆蓋了啊……”
  “安德瓦那個小子還算是識相,沒把我的名字公布。”
  他將報紙放到了一邊,繼續完成自己的工作。
  承太郎那小子能拿第幾呢?前三就行了。
  ………
  承太郎和塔茲米第二天就像是沒事人一樣繼續去上學。八百萬則是請假休息一天,雖然沒有參加戰斗,但是還是被嚇的不輕。
  相澤消太也沒有提起這件事,還特意在早上的班會課中強調了不要受這些事的影響,專心備戰體育祭。
  “承太郎,英語課下課來我辦公室一趟。”
  承太郎有些無奈,但是班長不在,那么只能讓副班長做事傳話了。
  經歷了邁克那吵鬧的英語課后,承太郎來到了相澤消太的辦公室。
  相澤消太臉色的繃帶已經取下來了,留下了一道淺淺的小傷疤。手臂的繃帶也被取下,只有右手小臂纏著繃帶。
  “昨晚的事情我就不問了,把這個發給班里同學吧。”
  相澤遞來了一疊本子,承太郎接過一看。是相澤根據班里每個同學的個性制定的針對性計劃。
  “加油吧,我還指望今年四強全是我們A班的呢。”相澤看著承太郎的背影說道。
  后者停頓了一下,側身看著相澤,手指劃過帽沿,露出了一個耐人尋味的表情。
  “這小子,也許真的會給這個社會帶來什么……”
  承太郎回到了教室,叫來了飯田,讓他把這些東西發下去。
  吃完午飯后,相澤來到了班中,帶著他們前往訓練場。今天下午他們沒課,所以正好給他們時間訓練。
  每個人的選擇也截然不同,大部分根據自己的個性前往了適合訓練場地,也有一些選擇回家的,比如轟焦凍和峰田實。
  承太郎來到了泳池,輕輕的踏在了水面上,波紋凝聚了他腳下的水面,使承太郎站在了水面之上。
  “掌握的非常出色啊,承太郎先生。”
  喬納森的聲音從腦中傳來,承太郎今天特意請喬納森來檢查波紋修煉的情況。
  “接下來嘗試把水柱保持三十秒吧。”
  白金之星一拳打在了承太郎面前的水面上,瞬間激起了一道道水柱。
  承太郎伸出左手,輕輕觸碰在了其中一道水柱的外圍。金色波紋瞬間在水柱外竄動,高達五米的水柱就好像結冰了一樣,凝固在了原地。
  承太郎抬頭看了一眼對面的時鐘,從現在開始計時三十秒。
  足足過了一分鐘,承太郎才輕嘆一聲,收起了波紋,向后一躍,返回了岸邊。水柱落回了水中,激起了不小的波瀾。
  承太郎黑著臉,低頭看著自己的左手:“還不夠啊……”
  “承太郎先生,你做的非常好啊,修煉的天賦和效果都比我強很多。”喬納森急忙安慰著,他知道承太郎可能是沒有達到自己的目標,感到有些失望。
  但是他已經做的很棒了,不是嗎?
  就在喬納森和承太郎訓練的時候,第二扇石門微微振動了一下,甚至連喬納森都沒有發現。
吉林快三012走势图 红8彩票苹果 狠赚钱 天津11选5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热门的赚钱小软件 不工作靠卖期货赚钱 青海十一选五软件 体彩20选5走势图浙江风采网 青海快三开奖详情 开一家房车改装厂赚钱吗 山东群英会开奖直播 4场进球彩玩法 大石桥市女人在家赚钱 波克捕鱼官网版 天天棋牌手2机版 黑龙江11选5前三直 原创视频传到什么网站可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