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也就只能這個樣子了(第三更)


小說:修真世界的老虎  作者:西瓜炒哈密瓜
  對于元嬰境高手來說過程很慢。
  可對于秦婉兒和林虎來說,也就是那么一眨眼的時間罷了。
  就一眨眼,飛虹回歸,仿佛從未離開過一般。
  陳家一些沒參戰的人,猛然發現自己老祖死了。
  陳家老祖的命牌碎裂了,不由哀嚎起來。
  其他人看不到那么遠的事情,可天際的恐怖瞳孔中,卻映照著過程,讓所有人都能看清楚這一幕。
  震撼。
  除了震撼之外,常人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元嬰境高手死亡,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尤其是死得這般憋屈。
  可這在白大媽看來,真的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她又輕聲念叨道:“徐不凡!”
  這三個大字浮現的時候,郭家老祖和應南真等人登時凝神望去。
  徐家老祖逃走了。
  就這么會功夫,早已經沒了影子。
  徐家在白虎城盤恒這么多年,藏身的地方極多,外人不知道,徐家老祖打算奪舍,更是一早就選好了地方。
  所以他才可以無視后果,強行恢復巔峰狀態,免得被人發現問題。
  至于之后的反噬狀態,他不在乎。
  因為那個時候,剛好可以趁機奪舍,相當于轉世重修。
  丹會馮會長索要葉昊。
  徐家家主徐文齊敢應聲,讓他去徐家尋找,其實就是因為一早葉昊就被帶離了。
  巧玉沒發現,是因為她注意力大部分都在陳家,而其他人不過金丹境界,徐家老祖親自出手,自然發現不了。
  他們早已經轉移。
  在城外布置了一處奪舍之處。
  徐一鳴也被送到了這個地方,他到現在都以為這是自家老祖為了保護自己,內心感激的要命,哪里知道,自己成了備胎。
  這種備胎還是要命的那種。
  逃離戰場。
  徐家老祖第一時間趕了過來,他距離白虎城已經十幾萬里,更是進入自己所布置的秘地,自然不知道外界的情況。
  只是當白劍詩點到徐不凡這名字的時候。
  他內心莫名悸動。
  “奇怪,我竟然隱隱攀升起一股危險的感覺,難道是有人要對我不利?”
  可他已經逃走了,此地布置許久,是徐家經營多年的地盤,他之前就有奪舍的想法,只是一直下不定決心。
  奪舍之后,必然要重頭開始修煉。
  過程中會發生太多的問題,縱然奪舍的人選,有踏足元嬰境的資質,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就怕過程中出現問題。
  所以地方布置好了,一直沒有動手去做。
  自打找到葉昊之后,也算是給了他希望。
  “這里應該沒人找得到才對,我可以藏在這里,等修為重新踏足金丹境再離開,徐家還沒有垮掉,只要我還活著……不,不對,有危險!”
  徐家老祖碎碎念起來,越是念叨,內心越是慌張,元嬰境高手,多少有點天人感應的能力,對于危機感有一些察覺。
  他幾乎是第一時間放棄一切,想要以元嬰遁走,奪取一線生機。
  元嬰剛剛破體,一道紅光嗖得一下襲來。
  徐家老祖登時人頭落地,就連剛剛要破體而出的元嬰,那小腦袋也跟著被斬了下來,堂堂元嬰境高手,瞬間就沒了氣息。
  林虎看得目瞪口呆。
  他可是知道徐家老祖跑路了,很無恥的用陳家老祖當擋箭牌,然后自己溜走了。
  白大媽這招真的神乎其神。
  距離這么遠,她究竟是怎么鎖定別人位置的?
  這尼瑪要是她隨隨便便就能這樣殺人,當她的敵人,怕是睡覺都不安生,指不定睡個覺腦袋就不見了。
  白大媽再現,強勢斬殺禍首,瞬間穩定戰局。
  整個白虎城掀起滔天巨浪,眾人歡呼的同時,卻又嚇得魂不守舍,仙道至寶,居然不是傳說,而是真實存在的。
  這玩意隨便點誰殺誰,以后誰敢搞事?
  三大家族覆滅,一些小家族,其實也有取而代之的想法,此刻壓根就提不起勁了,琢磨著以后還是老老實實的做人吧。
  白虎城數十萬里之外。
  沒什么人察覺到這種變化,修士們依舊在努力應對從各方襲來的高手。
  一道人影悄然而至。
  磅礴的神識放開,朱公子略微點頭道:“差不多都入甕了,可以收網了,等了這么久,希望能有一條大魚吧!”
  白虎城防線薄弱處。
  一群高手闖入,領頭是一名金丹境七品的高手,隨行的十幾人,也大部分都是金丹境高手,不過境界沒他高罷了。
  “這群傻子,真以為能構建完美防線,卻不知道各處都有漏洞,早就被我們的人探查到,大部分人馬都已經順利進入,接下來,便是混入白虎城,伺機調查先輩林的事情了。”
  “外人以為咱們暗殿只做暗殺的買賣,卻不知道,情報也是我們所擅長的東西,畢竟一些大仙門的門主,宗主之類,實力高不說,手下高手還多,要順利刺殺,沒有完美的情報系統可不行。”
  身為殺手,更是明白這個道理。
  沒有足夠的準備,你實力再強,如何保證任務成功之后,順利逃走?
  不過這是暗殿的秘密,外人很少知道罷了。
  大部分都以為是暗殿跟血網聯合,血網提供情報,暗殿負責,實際上殺手能夠相信的只有自己。
  眾人走了一陣子,領頭那名修士眉頭一皺道:“有點奇怪,黑市勢力極難在御獸宗生存,全是因為妖獸的關系,怎么走了這么久,一頭妖獸都沒見到?”
  “實力強的多半都被調去防守了,實力弱的,這種時候,哪里敢冒頭?”有修士覺得他是謹慎的過分了。
  那人覺得這個理由也是可以的,便沒在多說什么。
  眾人繼續走下去,可沒多久時間,他們便覺得步履艱難,每跨步一次,都要耗費不少力氣,登時回首一望眾人說道:“有些奇怪……”
  話音一落,他發現跟他來的人,居然早沒了動靜,完全就像是成為了畫像中的人一般。
  不……他也是這畫中世界的一員。
  遠處山頭,朱公子身前有一幅山水畫,仔細看來,居然跟附近的景色一模一樣,此刻他氣喘吁吁,有些難受。
  “實力還是太弱了,也就能臨摹到這種程度了,要是我家老祖親來,山河社稷圖一出,包管將你們一網打盡!”
吉林快三012走势图 百搭二王游戏 云南十一选五玩法技巧 聚宝鹏挂机赚钱 AG日本武士攻略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软件 坐家里赚钱知乎 爱彩乐彩不出款怎么办 14岁怎样用手机赚钱 四十五岁做什么赚钱 姚记捕鱼怎么开挂 烤豆腐赚钱吗? 快3彩票软件 宁夏十一选五app下载 适合小孩的赚钱项目有哪些 快乐赛车下载手机版 大神棋牌app1.0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