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祭進行


小說:隨身一個恐怖世界  作者:螃蟹慢爬
  在靠近黃昏的時候,郵輪終于在月灣港停靠。
  楚良順著樓梯下船,曼弗雷德沉默地提著行李跟在后頭。
  而丹勒酋長國護送張易來的那些士兵并不能下船,他們整齊地站在船舷邊朝著楚良敬禮送別。
  下了船踏上加里南的國土之后,楚良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那是一種從一個充斥著原始、貧窮、落后、戰爭、屠殺的蠻荒大陸,回到文明世界的感覺。
  楚良并沒有看不起達蘭大陸的意思,但是他覺得當他身處那個人命如草芥的環境之中的時候,也受到過那個環境的影響,使得他變得漠視人命且冷酷無情。
  而此時環境突變,于是帶給了楚良一種全新的感覺,終于讓他稍稍覺得正常一點。
  除了心理上的異樣感覺之外,所帶來的還有氣候的變化。
  在一年只有雨季和旱季兩個季節的丹勒酋長國并不會感覺到冷,而在四季分明的加里南聯合王國此時正值初春,在這個冰雪開始消融的時候依然使得人們能夠感受到寒意。
  通過出入境管理處之后,楚良看到了來接他的人。
  膚白貌美、金發藍眼、身材動|人、氣質優雅,一個典型的白種美女——多蘿西婭。
  今天的多蘿西婭顯然經過盛裝打扮過,她的妝容十分精致,衣服也將曼妙的身軀凸顯得玲瓏有致。
  楚良承認,多蘿西婭越來越有魅力了。
  當楚良走上去的時候,多蘿西婭上前來同楚良擁抱。
  感受到懷中的溫柔,聞到美人身上的香味,楚良的心里也不由得產生一陣陣悸動。他也不知道是自己壓抑了太久,還是因為從達蘭大陸那片環境回到加里南之后不由得放松下來,從而讓他一些沉睡的欲|望開始被喚醒。
  “怎么會是你來接我?”
  楚良一邊問著,一邊欣賞著多蘿西婭皎美的容顏。
  多蘿西婭甜美笑道:
  “我給楚先生楚太太打電話了,反正我家距離港口近,我來接你還方便一點。這樣的話,也不用讓楚先生和楚太太大老遠跑一趟。”
  楚良聞言聳聳肩。
  多蘿西婭家距離港口是近,但是楚良家距離港口也不能說是遠,畢竟就這么大一個城市,開車也花費不了多長時間。
  當即多蘿西婭打開車門,邀請楚良上車。
  楚良略一猶豫,然后交了一輛出租車把曼弗雷德送回別墅,他自己則進入了多蘿西婭的車中。
  多蘿西婭開著車,送著楚良朝著楚家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兩人有多有笑,聊得十分開心。
  他們分別了很長一段時間,如今重逢之后話倒是反而多了起來。
  多蘿西婭聊著月灣市這段時間的變化,而楚良說一切達蘭大陸上的奇異風俗和趣聞,兩人都對彼此的話題充滿了興趣。
  狹窄的車廂內,楚良感覺和多蘿西婭的距離越來越近。她身上很香、說話聲音很好聽、一顰一笑之中有著女性特有的溫柔,楚良的視線停留在她身上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停車。”
  楚良突然說道。
  多蘿西婭盡管不明所以,但還是迅速將汽車停在了路邊。
  她疑惑地用那湛藍的大眼睛望著楚良。
  楚良伸出手,將她側臉的頭發捋順到耳后,然后輕輕摩挲著她的臉龐:
  “掉頭去酒店,今晚你別回家了。”
  多蘿西婭明白了楚良話里的意思,也懂了楚良看她的眼神。
  她的心跳在這一瞬間陡然加劇,呼吸也變得有些困難且急|促。在這一刻她忽然只覺得自己手足無措,她不知道該做點什么或者說點什么,她生怕自己做不好說不好惹得楚良不悅。
  “好……好的……”
  到最后,她只說出了這幾個詞。
  說完之后她大感后悔,只覺得自己在這個重要時刻的表現一定糟糕透了。
  這讓多蘿西婭尷尬得急忙想要發動汽車,然而緊張之下卻連續發動了三次才終于成功。
  隨后的路上她埋頭開車,根本不敢再有別的舉動,生怕自己在緊張之下再度丟臉。
  汽車來到了月灣市最好的酒店。
  兩人快速開好了房間,然后急匆匆地迅速進入到了房間之中。
  進門之后楚良就一把揪過多蘿西婭用力將她按在了寬敞的雙人大床之上……
  …………
  事后,楚良只覺得他剛才有些才粗暴了。
  不過那種將壓抑了太久的情緒一下子發泄釋放出來的那種暢快淋漓的感覺,著實刺激,非常爽。
  多蘿西婭從被子里探出頭來,她金色的長發充滿凌亂:
  “我……那個……剛才……沒有表現得……太差勁吧?畢竟我……我是……第一次……我不太會這方面……”
  一向說話流暢明亮的她,在問到這個難以啟齒的問題時變得結結巴巴。
  不過她實在是太想要知曉答案,她生怕因為自己因為這方面表現得太差勁從而讓楚良失望。畢竟她還是第一次,她從來沒有過這方面的經驗,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配合楚良。
  楚良揉了揉多蘿西婭的頭發:
  “你很棒,非常棒!”
  這并非是漂亮的恭維話,經過這一次之后楚良發現多蘿西婭確實是一個各方面都非常完美的姑娘,楚良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美好的女人。
  他相信經過他的指導和教育之后,多蘿西婭一定能夠帶給他更多難以想象的樂趣。
  多蘿西婭聽到楚良的話之后,終于放心下來。
  她抱著楚良將臉貼在楚良的胸膛,心滿意足。
  她終于成為了楚良的女人!終于和她深愛的男人走到了這一步!這種突如其來的喜悅使得她高興得想要哭泣。但是她強忍著不敢哭,她怕她的哭泣會影響楚良的興致。
  “該死!”
  楚良卻突然罵了一聲:
  “御祭!我差點忘了!看來剛才我還是被歡愉沖昏了頭腦!”
  剛才浪費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楚良竟然沒有進行御祭的修煉,這讓他大感懊悔。
  一聽到楚良的叫罵,多蘿西婭也不由得緊張起來:
  “怎么了?”
  楚良對多蘿西婭說道:
  “多蘿西婭,你聽好了,我要教你一些東西,你一定要認真聽認真記!一會我們重新開始的時候,我會在你的皮膚上畫上一下符篆,同時也會對你和我進行一些別的布置,你要按照我教你的動作保持,按照我教你的想法去冥想,要擊中注意力不要失神!”
  說著,楚良開始從行李箱之中取出一些御祭所需要的道具,開始進行布置。
  多蘿西婭看著這一些,忍不住有些小聲地問道:
  “我們做那個的時候……真的要加入這些……古怪的東西嗎?”
  “古怪?”楚良不可思議地冷笑一聲沖多蘿西婭說道,“你知道這些東西有多難得嗎?它能讓我們一起變強!它對你可是有巨大好處的!多蘿西婭,我一直當你是自己人所以才給你這個機會。”
  多蘿西婭知道楚良不悅了,她急忙說道: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我沒問題的!”
  楚良一邊準備著御祭的道具,一邊說道:
  “今晚我們將會進行很多次御祭,因為剛開始的時候必須要打牢基礎。我知道你是第一次,可能會有些承受不了。但是還望你咬牙堅持一下,完事之后我會用毉祭幫你治療,你不用擔心受傷之類的事。”
  多蘿西婭抱著膝蓋坐在床上,面上有些忐忑,口中卻回答:
  “你不用在意我,我沒問題的……”
  她想要的,其實并非變強。可是卑微的她,并沒有權力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
  :。:
吉林快三012走势图 蛋蛋赚真的能赚钱吗 天天乐真钱棋牌官网 外卖免费赚钱模式 哈哈天天乐棋牌下载 山西体彩泳坛夺金 金融中介那个城市赚钱 巴黎vs拜仁历史记录 我国最赚钱的水力发电 黄金城棋牌下载安装 怎么才能合买彩票 江西微乐南昌麻将手机 现金财神捕鱼 号码分布图 大嘴棋牌游戏介绍 哪个app彩票能合买 直销超市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