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找過來


小說:總裁爹地寵上天  作者:檸檬呀
  總裁爹地寵上天正文第四百五十四章找過來在剛剛幾秒鐘的功夫里,方云狠狠推了寧婉一把。
  女人帶著一臉驚慌之色,從臺階上摔下來。一聲聲悶響之后,她的肚子撞到了臺階上,而且一連撞了好幾次。
  疼痛,伴隨著死亡一般的恐懼襲來,自己不應該那么大意的,也不應該那么不小心。
  幾次翻滾,寧婉的身體各處都遭到了撞擊。
  短短的幾秒種后,她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臉上痛苦的表情已經定格在那里。身下正流著鮮血,情況看起來十分糟糕。
  “寧婉,這就是你的報應。”方云說著,一步步往樓下走。
  就在此時,幾個人從下一層上來,兩個女人一邊走一邊聊天。
  “還說失火呢,嚇我跳,我以為自己的小命交代在這里了呢,沒想到是那么小的火苗。”
  “就是啊,我也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兩人說著話,忽然注意到躺在地上的寧婉。
  “怎么回事?”兩個女人對視一眼,驚慌失措,地上怎么那么多血呢?
  接待寧婉的王姐從門外進來,看到躺在地上的寧婉,愣住了。
  “王姐,現在怎么辦?”
  經由同事一提醒,王姐迅速反應過來,“叫救護車,快叫救護車!”
  大家不管亂動,只能在一邊干著急。
  王姐蹲下身,輕聲問:“傅夫人,你還好嗎?”
  寧婉早已臉色發白,勉強抬起手臂,舉在半空中不到兩秒,胳膊直直落下來。
  “傅夫人,您醒醒啊。”
  之前接了傅霆和夫人的生意,王姐認為自己的知名度一定會上升的。哪知道今天發生這種事,自己不僅沒法提高知名度,還會因為惹上傅氏這個**煩。如今可如何是好?
  “姐別著急,救護車一會就到了。”
  王姐徐徐點頭,想到寧婉剛剛舉起胳膊似乎要指向哪個地方,四處看了看。
  樓梯拐角處沒有人。
  ……
  離開婚禮策劃公司后,方云立即把剛剛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寧瑜。
  聽過后,電話里傳來寧瑜的笑聲,“這次我們一定成功了。”
  方云也笑的得意,“當然,從那么高的地方跌落下去,她肚子里的孩子再不死可說不過去。”
  “媽,你當時應該狠一點,讓她也死掉。”
  來到一個偏僻的角落里,方云道:“我本想下去給她一個重擊的,哪知道有人上來壞了我的好事。”
  “沒事啦,我們還有機會。”寧瑜的聲音稍稍停了停,又說,“媽你偷偷跟著去醫院看看,確認一下孩子和她的狀況。”
  “好,我這就去,你一個人在外面小心點。”
  叮囑好寧瑜,方云來到婚禮策劃公司門口,等到救護車到達后,她開車跟在后面。
  救護車一路鳴笛,帶著寧婉趕往醫院。
  被推下車后,立即有人推著寧婉往里面走。
  被推進手術室后,醫生立即查看寧婉的狀況。
  因為事情非同小可,來的路上王姐立即聯系了傅霆。
  寧婉推進去沒一會,男人黑著臉過來,那冷凝的目光仿佛要將人凍傷。王姐低著頭,不敢去看男人的眼睛。
  氣喘吁吁趕來的張宏博見老板盯著女人,不由得替女人捏了把汗。
  “傅總,是我不對,我不應該離開夫人的。”
  男人既冷漠又憤怒,聲音高昂,“說!是誰把婉婉推下去的?”
  “我……我們不知道啊,當我們過去的時候,傅夫人已經躺在地上了。”
  和王姐來的一個小姑娘剛來公司沒多久,稚嫩的很,忍不住辯解道:“真的不是我們的錯。”
  “不是你們的錯,難道是我的錯了?”傅霆冷哼。
  張助理走過去說:“我們總裁夫人在你們那里受了傷,就是你們的責任,這事放到哪我們都有理。”
  王姐忙說:“對,是我們的責任!非常抱歉,希望傅總能夠原諒我們。”
  “滾!”
  “什么?”王姐茫然看過去。
  張宏博忙解釋,“你們先走吧。”
  傅霆對張宏博說:“這家店不能留,知道怎么做了?”
  單單“這家店不能留”六個字,張宏博根本猜不出個所以然來,“傅總,您的意思是……”
  “我不想看到這家婚禮策劃公司!”
  張宏博終于明白,“好,我這就去辦!”
  半個小時過去了,***在手術室門外,神色焦慮,不停的走動著。好像只有不停的走動和不停歇,才能讓手術室里的寧婉好受些。
  男人不坐,張宏博也不敢坐,他靜靜站在門口,祈求上帝讓寧婉安然無恙。
  嗡嗡——
  王姐拿著一部手機回來,怯生生說:“傅總,這是傅夫人的手機。”
  男人不動,張宏博接過手機,“給我吧,謝謝。”
  手機還在嗡嗡作響,張宏博把手機遞給男人,“傅總,是安青小姐打來的電話。”
  “接。”
  接到命令,張宏博立即接起來,“安青小姐,我是張宏博。”
  ……
  十多分鐘后,安青從外面風風火火趕來,沖過來抓住了傅霆的胳膊,“寧婉呢?怎么樣了?”
  就在此時,手術室的大門打開了,一名護士問三人,“哪位是病人家屬,請過來簽字……”
  男人接過單子,瞟到上面的密密麻麻的字,神色恍惚,沒仔細看到單子,急匆匆在上面簽了字,“我夫人怎么樣了?”
  護士推了推眼睛,公事公辦的樣子,“大出血引發的流產。”
  這句話如“噩耗”一般襲擊了傅霆,他的身體晃動,眼神僵硬,臉色泛白,在張宏博的攙扶下才不至于摔倒。
  “傅總!”
  男人推開張宏博,發出低啞的聲音,“孩子真的保不住了嗎?”
  護士淡淡的看著傅霆,輕微的點了點頭,“你應該慶幸大人保住了性命,當然了,這也是初步診斷,至于結果……”
  “你說什么?”男人的聲音冰涼刺骨,嚇得小護士一愣。
  “你這么看著我也沒用,事實就是這樣!”
  安青神色恍惚,怎么會這樣呢?今天她還和寧婉一起逛街去買寶寶的東西呢……
  “好了,沒什么事我先進去了。”
  當護士轉身的時候,十幾個人匆匆從外面趕來,為首的是這家醫院的院長。在距離傅霆十多米遠的時候,院長已經伸出了雙手,“不知道傅總和夫人在這里,真是抱歉。”
  男人冷冷抽回手,“我要我夫人安然無恙。”
吉林快三012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