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休息日


小說:鐵鷹出擊  作者:劍桐
  江虹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晚上快八點了。
  路上他給母親蘇琳打了一個電話,所以等他進門,母親剛剛熱好飯菜。但是還沒有端上桌,因為鄺霞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睡覺,身上蓋著一條紅色毛毯。
  “嘿!醒醒,出太陽嘍!”江虹拍拍鄺霞。
  “黑哥。”鄺霞睜開眼睛,迷迷糊糊:“你終于回來了。”
  “飯都沒吃,怎么先睡覺了?”江虹笑瞇瞇的,脫下警服警帽丟在了茶幾上。
  “我六點鐘就到家了,等了一個小時你還沒有回來。我打電話給你,你說快回家了,一聽就是又在加班。我都快餓死了,又困,干脆先睡一覺。原來以為你下來干日勤,上下班有規律,結果發現是換湯不換藥,一樣忙死。”
  “已經很不錯了,每天可以回家吃飯,沒有夜班。”江虹在沙發邊坐下。
  “那倒也是。可是,你什么時候上車啊?”鄺霞嘟噥著嘴。
  “應該不會太久。”
  “盜墓賊快抓到了嗎?”
  “他們躲在哪里我們都不知道。”
  “啊?馮教在車上說你們這個案子要求月底之前破了。今天都10號了,你們連壞蛋在哪里都不知道?這可怎么完成任務?”
  “你放心吧!他們跑不了的。怎么,今天又在客運段忙一天,那么疲勞?”
  “當個列車長累死了!今天上午學習,下午開會,每趟回來都是如此,只有一天休息,后天又要出車。領導還不理解,說不想干可以辭職,外面想干的人排長隊呢!說話真沒水平!黑哥,明天周末,我也剛好休息,我們出去逛公園吧?”
  “我沒空啊!”
  “什么?”鄺霞一下子坐起來:“吳頭周末都不休息?還拉你們干活?”
  “別人休息,我和師傅有點事情。”
  “什么事啊?非要周末去干。”
  “去醫院看黃嘉妮,她后天要走了。”
  “黃嘉妮?就是那個女賊?黃一寶的女兒,莫豹的未婚妻。”
  “別這樣說,雨蘭已經視她為自己的嫂子。雖然她跟莫豹沒有領證,但肚子里懷了莫豹孩子,已經三個月了。正是有了這個孩子,黃嘉妮才暫時不用送往女子監獄服刑,但是她在這里沒有地方落腳,只能送回她的山西老家,交給當地警方監管。”
  “那她以后不回來啦?”
  “我說的是暫時,等她生完孩子,度過了哺乳期再回辰州服刑,可能需要一年多的時間。”
  “那孩子也帶到監獄里去?那么小的嬰兒,多可伶啊!”鄺霞流露出了母性。
  “你這個傻姑娘!”江虹輕輕刮了一下鄺霞鼻子:“孩子沒有犯法,怎么能去監獄?監獄有監獄的規定,不能帶孩子的,監獄又不是幼兒園。黃嘉妮是有期徒刑15年,他的勞改表現再好,法院給她減刑那也不會少于10年,除非她有重大立功表現。這么算來,等她出獄孩子都10歲了。”
  “黃嘉妮生孩子坐牢,跟你們兩個男人有什么關系?你們還上醫院看她。”
  “你忘記啦?我在家里說過,雨蘭想帶這個孩子。這孩子生下來不管是男是女,哺乳期滿,她媽媽去監獄服刑至少10年以上。這個孩子得有人管,管吃管住,管上學管健康,所以黃嘉妮必須暫時轉移監護權。”
  “我明白了,你跟吳頭明天去醫院當說客,想幫雨蘭要來這個孩子。”
  “沒錯,只是要監護權。”
  “黑哥,你別去了,黃嘉妮見了你還不跟你拼命?她在車上可見過你。”
  “所以我才要師傅一起去。”
  “唉!”鄺霞嘆一口氣:“雨蘭也是命苦。不過我理解她,這個孩子就是她哥哥的唯一血脈,他哥哥生命的延續,她會視為己出。黑哥,我明天跟你一起去。”
  “你去干嘛?別湊熱鬧。”江虹板起面孔。
  “我怕黃嘉妮會揍你,好男不跟女斗,我可以跟她打一架,哈哈哈哈!”
  “你別添亂,好好在家休息。”
  “不行,我就要去。”鄺霞拉著江虹的手。
  “去吧去吧!”蘇琳端著飯菜從廚房里出來:“趕快吃飯,都八點了。”
  “你看,蘇姨都答應了,你敢抗旨?嘻嘻!”鄺霞掀開毛毯站了起來。
  次日,上午八點,鄺霞就過來敲門了。她穿著一件白色羊毛衫,一條紫紅色的秋冬裙子,一雙米色球鞋,戴著一頂圓帽,背著一個小包,端莊大方,亭亭玉立。
  蘇琳做好早餐就出去買菜了。要在往常鄺霞會跟她一塊去逛菜市場,今天搞不成了,鄺霞跟江虹去醫院看黃嘉妮。兩人剛剛吃完早飯,吳方的車就在樓下按了三聲喇叭。這是暗號,江虹急忙穿上那一套運動服,提上一袋水果,帶著鄺霞匆匆出門。
  吳方有一輛越野車,底盤高,馬力足,非常彪悍,但也是油老虎,因此吳方很少開它。加上平時工作繁忙,上班不遠,都是走路來回,權當鍛煉身體,公家的事就用警車,所以吳方買的這車就是一個擺設,今天終于可以開出來曬曬太陽了。
  “吳頭,終于坐上你的車了。”鄺霞拉開車的后門,拽著江虹鉆進后座。
  “鄺霞,你怎么上來了?”吳方驚訝的回過頭,戴著一副墨鏡。
  “我也去呀!”
  “你?”
  “蘇姨批的,你也不能否決。”
  “黑子,怎么回事?昨天你可沒說鄺霞要去。”
  “她也想去,我媽就答應了。”江虹關上車門。
  “這個丫頭!你就這一招最厲害,挾天子令諸侯,黑子他媽都被你降服了。”
  “吳頭,別說那么難聽,我又不是劫匪。”
  “你比劫匪還厲害呀!劫匪劫人,你是劫心。”
  “趕快開車,反正我不下去。”
  “我是服了你了,黑子,你這輩子娶了鄺霞要遭罪嘍!”吳方踩下油門,越野車駛出了鐵路新村大門……
  “胡說什么?”鄺霞反駁:“我跟黑哥走到一起,也是你暗地撮合的,怎么又反悔了?吳頭,你不地道。”
  “鄺霞,你開始追他的時候我還不認識你,哈哈哈哈!”
  “那你什么時候讓黑哥上車啊?”
  “怎么?馮凱在列車上得罪你了?”
  “沒有,我就想跟黑哥一起跑車。”
  “鄺霞,你已經不錯了。北京高鐵列車兩年,你倆同在一個車班。黑子今年八月份去跑綠皮車,你又剛好下崗,譚步高把你要過去,你倆又在一個車班。九月我調黑子跑上海南,打好秋風戰役,你選擇去辰滬2組,也圓滿了。上個月新開了貴陽高鐵列車,我把黑子調到辰貴3組,你剛好去當列車長。現在黑子就是下來破一個案,這才幾天時間,你就問我要人?都說你很粘人,果不其然,哈哈哈哈!”
  “我就粘著黑哥,不粘別人。”鄺霞挽住江虹一只胳膊。
吉林快三012走势图 体彩p5综合走势图 真人街机捕鱼兑换现金游戏 东彩娱乐 是正规的吗 赚钱 数码 做什么小意最赚钱 免费欢乐豆怎么获得 山东十一选五任四遗漏 云南十一选五下载 河北11选5任三技巧 湖北十一选五推荐 太子彩票游戏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ssq 奇迹娱乐网址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爱彩乐 真钱捕鱼达人 广西十一选五所有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