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48 表演開始


小說:異世醫仙  作者:漢寶
  【棉花糖小說網】
  兩國的聯合大軍,就像是經過商量一樣,不約而同的集合在黑獄關前。
  這兩支由整個大陸最龐大的國度組成的聯軍,幾乎已經是整個大陸十分之一的人口,密密麻麻的分部在黑獄關的前后,在這座從新被建立起來的要塞前整軍待發,隨時都有著一觸即發的可能。
  當大軍的數量,到達了這種程度后,任何的軍略謀略都已經無關緊要。
  一次的交鋒,就是絕對的硬碰硬,這種人山人海的戰術,沒有任何的美感。
  只有血與肉的碰撞,天色陰沉的就像是要坍塌了一般,冷冷的風掃過每一個士兵的面龐。
  這場戰爭注定是要載入史冊的一戰,而這一天也注定要在歷史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方云拿著月妮交給他的情報,臉上微微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
  隨后,方云將手中紙張隨手一丟,情報立刻化作灰飛。
  月妮凝視著這個讓她著迷的男人,不過目光里并非那種女子面對心上人時候的迷離,而是充滿了自信。
  “怎樣,這傷情報的真實性,你覺得是真是假?”
  “不管真假,都沒有任何的關系。”方云目光平淡無奇,嘴角勾勒出一道笑容:“我們依然按照計劃中的那樣,畢竟我們請了這么多有頭有臉的觀眾,他們大老遠來,如果不能值回票價,可能會不高興的。”
  月妮雖然對情報中的內容,關于大蘭國秘密武器有些遲疑,不過只要是方云的要求,她就不會去反對。
  作為古德國的國王,也將會是古德帝國的第一任女皇,她清楚的知道,方云的話就是真理。
  只要他覺得可行,即便是賭上古德國的未來,她也會毫不猶豫的執行。
  這種信任已經超出了君臣之間的關系,而是一種純粹的感覺。
  月妮的笑容甜美可親,沒有外人在場的時候,才會流露出的那種純真。
  她的笑容,只為方云綻放,而在外人在的時候,她會用自己的威嚴與冷酷來應對。
  可是這個給予她一切的男人,她會以絕對的真誠對待。
  “那么就開始吧?”
  方云點點頭:“表演開始!”
  表演開始!
  簡單而直接的命令,一直守在營帳外的黑龍軍團與復仇軍團的團長,眼中都露出一道精光。
  在那瞬間,他們全身的熱血,都像是被方云的話引爆了。
  方云與月妮齊首走出營帳,迎接他們的是幾道充滿了狂熱與熾熱的目光。
  每個人都在等待著,等待著兩人下達真正的命令。
  “你們準備好了嗎?”方云看了眼兩人。
  兩人都沒有回答,而是用自己堅定與激動的目光回復著方云的問題。
  十年!這十年的時間里,他們承受了太多的屈辱與血淚。
  他們的親人,他們的朋友,他們的一切都被大蘭國所毀滅。
  可是,今天他們將要把他們失去的討回來,清算的時間來臨了!
  向那些摧毀他們人生的人復仇,同時也是古德帝國的第一戰,也將是最輝煌的一戰!
  他們的名字,將被后人所追溯與回憶,他們的名字,將會響徹整個大地。
  “既然已經準備好了,那你們還在等什么?”方云的笑容更濃。
  兩人都是一愣,隨后就是低沉的笑聲,兩人分頭轉身離去。
  不遠處傳來兩陣澎湃的吶喊!
  古德帝國的劍與盾,黑龍軍團與復仇軍團!
  今日將在同時出擊,不過今次他們的目標不是為了勝利,而是以最強的姿態,讓人們知道古德帝國!
  不能招惹!
  黑龍軍團如今的規格是五千人,而復仇軍團則有一萬人。
  黑龍軍團本身就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兵,多次與大蘭國的黑手軍團交手,以往的恥辱讓他們牢記于心,而這次,他們將以更強者的姿態,出現在他們的宿敵面前。
  復仇軍團則是方云所挑選出來的,他們有著這樣那樣的經歷,而方云將他們集結起來,不是讓他們放下過去,而是讓他們銘記于心。
  讓他們明白,過去的傷痕是因為他們的軟弱與無力。
  如果他們還想保護自己的過去,守護自己的未來,那么他們就要變得更強,比任何人都更強大。
  就在這時候,瓦里安與幾個國王全都急匆匆的找到方云與月妮。
  “月妮陛下,無雙王,我剛才發現黑龍軍團與復仇軍團的人突然離開駐地,朝著廢墟出發了,發生了什么事嗎?”
  所謂的廢墟就是曾經的黑獄關所留下來的廢墟,雖然后來又重建了一個,不過原先的遺跡依然保留下來。
  黑龍軍團與復仇軍團的實力雖然很強,不過在他們看來,數量實在是太少了,畢竟他們所面對的是千倍于自己的敵人,哪怕是丟在戰場里,也激不起一點點的浪花
  而且他們的出發,居然沒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瓦里安怕他們去做什么傻事。
  相比起來,方云與月妮就表現的尤為平淡,方云微微笑起:“前面的山頭風景不錯,諸位有否興趣,去前面的山頭看風景?”
  瓦里安等人都是一愣,這時候去看風景?
  無雙王的興致未免太好了吧?
  “可是……”
  “諸位請吧,我已經在山上設了宴席,在雪山上飲風看月,可是別有一番情調。”
  方云與月妮相互笑了笑,不管瓦里安等人的遲疑,直接帶頭走向不遠處的山頭。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時不知道如何回應。
  最終,還是瓦里安識大體,率先道:“既然兩位有請,我等自然是奉陪到底。”
  一萬五千人的復仇軍團與黑龍軍團,已經站在了廢墟上,他們的面前當著的是新黑獄關,這座新建的城池比起原先的黑獄關更加宏偉,更加險峻。
  將過億的大軍,被黑獄關擋住,即便再宏偉的城池,在兩方大軍這可怕的數字面前,也顯得如此的蒼白無力。
  在方云與月妮的帶領下,眾人來到山頭,平頂山上,已經擺放了一些酒菜,眾人也不客氣,紛紛落座下來。
  可是還沒等他們屁股梧熱,突然聽到遠處傳來一聲轟隆隆的巨響。
  所有人猛的站起來,只見遠處的黑獄關,突然在巨響后升起一股升天的塵埃。
  隨后便是一股股的暴虐氣息,哪怕距離幾十里外,依然能夠清晰的看到,那可怕的深淵。
  新建的黑獄關,還未發揮它原本的功效,便在那深淵中,沉底的淪陷。
  數百里長度的深淵,寬度也足足有數十里,將兩軍完全的阻隔。
  這比黑獄關更加徹底,當初的黑獄關是大蘭國防止古德國偷襲而建立起來的。
  不過后來大蘭國勢大,黑獄關也就失去了作用,后來新建的黑獄關,不過是大蘭國象征性的建立起來的。
  因為那代表著大蘭國的一次恥辱,而折斷恥辱,便是從黑獄關開始的。
  所以在那十年的時間里,大蘭國耗費巨資而建立起了新的黑獄關。
  所有人的腦海都一片空白,不論是古德國的聯軍,還是大蘭國的聯軍。
  全都被眼前的景象所驚呆了,不少大蘭國的聯軍,更是因為沒來得及撤走,而瞬間被這條橫向的深淵所吞噬。
  “發……發生什么事了?”瓦里安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顫顫的指著那條深不見底的深淵。
  哪怕他們居高臨下的觀望,也無法看出這條深淵到底有多深。
  又需要多強大的力量,才能夠轟出這么一條深淵出來。
  “諸位,這只是余興的節目,真正的表演,正式開始。”
  眾人的脖子顯得有些僵硬,艱難的轉頭看向方云與月妮,表演?
  這是表演?
  關于整個歐蘭大陸未來走向的戰爭,在他們的面前,難道就是他們口中的表演?
  不過很快的,他們就發現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
  只見那一個個黑龍軍團與復仇軍團的成員,全都凌空飛過深淵,落在了大蘭國聯軍的大軍陣仗之內。
  不論是古德國的那些聯盟的君主和代表,又或者是大蘭國的聯軍,都沒反應過來。
  只看到那一個個從天而降的強者,用一種冷酷至極的眼神看著他們。
  突然,在大蘭國的大軍之中,猛然綻放出十幾道金色的光芒,在人群之中同時爆發開。
  每一個君主就像是聽到了無數士兵的悲鳴,數十個如小山一樣的山錐從地上冒起來。
  每一座山錐全都是血色,完全被那些士兵的鮮血所染紅,可怕的猶如深淵中的魔山。
  就在這時候,瓦里安的一個傳令兵急匆匆的跑上山,在瓦里安的耳邊小聲的嘀咕幾句話。
  瓦里安的臉色瞬變,身邊幾個君主全都好奇的看著瓦里安。
  “發生何事了?
  瓦里安的呼吸變得急促,目光落在月妮與方云的身上,艱難的發出聲音:“冬月國三百萬大軍……,全滅!”
  所有人的呼吸都變得難以呼吸,三百萬大軍,那幾乎已經相當于一個小國的整體軍力了。
  可是,僅僅是一次的攻擊,就讓一個小國的軍隊,徹底的覆滅。
  這種近乎神話般的戰爭,讓他們一時間,根本就無法適應,或者說是接受。
  (未完待續。
吉林快三012走势图